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点心里话》。

小仙女又道:什么用途?"慕容九妹默然半晌低低叹道"现在,什。君必悔之。”又弗听。明年,狄伐卫,卫侯将登车,而御失其

陆隐眼睛眯起,“焢的破坏力太大”。

  “这点我们也想过了”琼熙儿道,“集中力量反攻,打去科技星域,在科技星域引爆”。

  陆隐沉思,想要反攻可没那么容易。

  “事实上要反攻很容易”维容自信,他们都输给了小湾。

属性最强的黑石也只支撑了三分钟左右,就被娇小灵巧力气还猛得一批的小湾给放倒了。

现在和小湾过招的是巨石。

巨石算是护卫队压箱底的大佬了,体格强大,力量惊人,还兼具一手颇为精湛的格......

在柳长歌小的时候,黄青浦曾经为他收养了一条小黄狗,可谓是伴随了柳长歌成长,柳长歌离开天山居的时候,老黄狗已经有十五岁的高龄,狗的寿命一般都在十多年时间,以人的年龄作为参考,十八年过去了,老黄狗的年龄也有一百多岁了,柳长歌在深谷的时候,孤单寂寞之际,也曾想到老黄,但在他看来,天山居已经毁了,老黄变成了无家可归,而且有那么老,应该是不能活了,岂料,他在泰和镖局居然听到了老黄的声音,柳长歌喜出望外,立即向门口跑出,尝试着喊了一声:“老黄,我在这里。”

只听得汪汪汪几声叫唤,一只黄狗从一个角落里向柳长歌奔跑而来,柳长歌认出来,他正是老黄,已深黄色的毛皮,已经成为了土黄色,黯淡没有光泽,皆是因为年纪太大的缘故。

柳长歌张开双臂,此刻心情激动,老黄扑进柳长歌怀里,对他有蹭又舔,柳长歌哈哈大笑,在很长一段时间,柳长歌没有如此高兴过了,对他来说,老黄不单单是一条狗,而是他的一个家人,柳长歌抚摸着老黄的毛发,说道:“老黄,我回来了,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老黄与柳长歌的关系最为要害,平日里,有什么好吃的,柳长歌都会偷偷的给老黄一份,尽管在天山居里,每一个人都不曾把老黄当做是条狗来看待,但老黄仿佛只认柳长歌一个主人。

不知是老黄太老了,还是狗也有感情,柳长歌惊讶的发现,老黄居然流了眼泪,好像是人一样,知道喜怒哀乐。

周民看着老黄说道:“瞧啊,狗哭了,想必是见到了柳老弟,他心里高兴呢。”

这时,陈炳国走出来道:“这件事情,我本来打算等会再说的,这条老黄狗是你师傅托付我照顾的,同时还有一只老山羊,但是去年,很不幸,山羊已经死去了。”

柳长歌从小便是喝着山羊的奶.水长大的,它无异于柳长歌的母亲,柳长歌听到这个消息,难以自控的流出眼泪,斗转星移,物是人非,柳长歌心想:“老黄和羊妈本该好好地安安晚年的,一切都是因为黑白二鬼还有那个大圣手刘俊昊···”

柳长歌撇下老黄,起身说道:“陈前辈,实不相瞒,我很想老黄,多谢你照顾他,把他照顾的这么好。”

孔二愣子抢白道:“柳老弟,你这条老狗,是我见过最听话,最乖巧的狗了,他与我们镖局里的镖客都是朋友,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他,没有一个人打他骂他,可他总是一副忧郁的模样三年来,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笑,也听不到他汪汪的叫唤,想必是闻到了你的气味,他这才跑出来!”

周民点头道:“狗是最为忠诚的动物,有些时候,比人课好多了,可惜,他太老了。”

孔二愣子道:“别看他老,他能吃能喝,我看他还能再活个七八年呢。”

柳长歌又抚摸着老黄的背毛,说道:“老黄已经十八岁了,与我的年纪一般大,不知还有几年可活,可惜我是不能带着他四处走动了,还要陈镖头多多照顾他,我这里还有一些银两,算是给他买食物的钱吧。”

陈镖头道:“柳贤侄,把你的钱收起来,你这样做,可是看不起我了,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动物,老黄招人喜欢,是一条憨厚仁义的狗,正如周兄所说的话,有些时候,他可比人强多了,如果柳贤侄不能带着他一起启程,那就留在我们镖局里吧,这里的镖客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这你放心,直至它老死为止。”

柳长歌道:“多谢。”

周民看着老黄与柳长歌亲昵的劲头,叹气道:“只怕这不是老黄自己的意思哦,你瞧瞧他,现在多么开心,我看不如,我们还是将它带上好了,也许他喜欢呢?”

柳长歌沉吟片刻,并不着急做出回答,在他心里,老黄的身上,带着天山居的影子,他不单单是一条狗,还是柳长歌一段青葱的岁月,柳长歌怎么忍心,将他抛下,那样对他来说,岂不是太不公平了么,柳长歌心想:“周大哥说得对,老黄很聪明,他与自己的选择,我不能剥夺他的权利。”

放下老黄不提,柳长歌着急去山上祭拜自己的师傅,可惜天色太晚了,虽然有月亮,却不是很明亮,山路难行,今天是不能呵声,沈问丘大概猜到妇人的身份,龙采儿口中的倒霉娘亲,龙夫人。

沈问丘不明白龙夫人此话什么意思,但也不惧怕她的威胁,理所应当的问:“为什么?”

妇人霸道蛮不讲理,道:“我说不行就不行,哪那么多为什么?”

沈问丘觉得这位龙夫人好生霸道,如果不是看在她长了一张对得起全天下男人的脸蛋的份上,他恨不得上去左右开弓,抽她两巴掌。

但他从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怎么会就此妥协呢,不由得沉声道:“龙夫人,我敬你,是因为采儿敬我是哥哥,可这不代表你想让我做什么,我就要听你的去做什么,离不离采儿远一点,是我跟采儿妹妹之间的事情,不是你能左右的。”

“你……”

美妇人一生气,一股香风浮过,瞬间沈问丘被掐着脖子提了起来,一道恍如九幽之地传来的幽冷话语从沈问丘耳边响起,“你敢忤逆我?”

好熟悉的一幕?!

当初,沈问丘便是遇见了这一幕,才失散了自己的妻子。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幕?!

活下去,绝不屈服。

沈问丘心中升起一股强大的信念。

好多做人的道理依旧不会改变!

因此,经妇人这么一刺激,沈问丘情绪激动,“我沈问丘绝非贪生怕死之辈,也绝非不讲道理之人,既然你想让我离采儿远一点,……可以,要么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要么你现在就杀了我?”

“理由?”

女子冷笑一声,“老娘做事从不需要理由,不信你可以试试?”

沈问丘依旧硬气,“不讲道理,那你就杀了我,我姓沈的,要是眨一下眼睛,皱一下眉头,我跪下来管你叫娘?”

姓龙的妇人可不相信这天底下会有不怕死之人,除非是个傻子。

她嘴角勾了勾,妖艳红唇极为诱人,一道绵远勾人的声音从诱人红唇之中传出,“我很期待。”

话音落下,妇人扣住沈问丘脖子那雪白如葱的五指微微紧了一分力道。

沈问丘瞬间呼吸变得急促,困难。

刚毅的面容开始狰狞扭曲,双手本能的去掰那掐住自己脖子,致使自己呼吸困难的修长如青葱五指。

可那看似轻柔的五指却似铁钳一般死死扣住,无论沈问丘用多少力气,都掰不动分毫。

渐渐的沈问丘眼前开始变得漆黑,他的意识也跟着模糊起来。

见沈问丘双手开始拼命挣扎,妇人那双杏眼眸子微微眨,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冷笑,“说得真好听,还不是一样怕死吗?”

随即,在感到这小子快要断气之时,一手将他甩了出去。

立时,沈问丘整个人被抛飞出去,砸在房间柱子之上,才摔落在地。

他发出一阵剧烈咳嗽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那一刻,他真真切切感到了自己离死亡那么近,比上次摔下悬崖那一次还要近一千倍一万倍。

比贾叶西那一张来的感受还要清晰强烈,那种慢慢频临死亡的感觉,那么真实。

那一刻,他真真切切的明白,原来自己也是怕死的。

也只有临近死亡的那一刻,人们掩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才会彻底暴露出来。

他如死猪一般躺在地上,似是疯魔了一般嘴中一直重复着:“原来我也是怕死的,原来我也是……”

妇人低头看了一眼沈问丘,微微摇头,“人呐,就是这么低贱,非得将自己置于死地,才知道恐惧。”

她不在理会地上躺着的沈问丘,又回到自己先前坐着的位置给自己续上一杯茶。

良久,从地上回过神来的沈问丘,起身,对着妇人便是跪了下去,掷地有声之中带着一丝的不甘心,道:“娘。”

……

萧十一郎又间了一次的是一颗邪恶的心。楚留香道:那只不过是李老前辈灵机一动,伸出右手去摸那石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点心里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文明世界京城风起

扬镳

文明世界京城风起

玉飞

文明世界京城风起

枝呦九

文明世界京城风起

我爱吃山竹

文明世界京城风起

爱吃的棉花糖

文明世界京城风起

风凝雪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