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夜空白影》。

道:“一个像他那样的男人,一个像我这样的女人,关在一间小南宫平呆了一呆,大喝道:你要到哪里去?棺中丽人头也不回,

那些大臣们一起举杯庆祝,二皇子与三皇子也是相互敬酒,但是二人也是各有心思!二皇子明日之后就要离开天香皇城,前往那个第一学府帝星学院了!

但是他也要好好的安排这里的一切,三皇子可是极为有力的竞争对手,而李天然也跟王,他出不去了。

上岸之后,湖面晨风吹来,虽然是夏季,但全身湿透了的吴笑天,在早餐的湖风吹拂下,仍是打着阵阵冷战。

此时尚早,东湖工地施工的工人还没有来到现场施工,周围空无一人,......

好几次险些就能得逞,可这刺客似乎早有预料,又或是天生的一股生人勿近的势头。每当莫寒身子靠近时,他总能下意识退避几步。

往往使剑者极善近战,故而绝不会有意拒人于千里之外,必然要靠近了挥剑断喉。然这人却让莫寒不明不解,本想着要看他剑路为何,这会子已看个大概。

自己只需使出断梦神指,打在他的穴道之上,必能制服于他。只不过前几日使力过猛,这会子元气还未全部恢复,再见那人道术不高,也没必要运气。

这会子见掌控不住局面,便旋指一射。果真打在肋骨边穴上。一下子将那灵动的身子定住,那人异目呆视,似是十分吃惊。

莫寒想说几句话嘲讽一下他,可自觉不能冲动。须知一个人的声音一旦被人记住,那便很难再度伪装了。由是只走到他眼前,将他的头巾摘下。

看他的面貌,这一瞧,把个莫寒唬得连退数步。这刺客不是别人,却是这座书斋的创院者柳先生之女柳倾城是也。

柳倾城见那黑衣退了数步,眉间大皱。朝他吼道:“你是哪个贼子,来这里阻我干甚?”

却见那人半言不说,又朝他轻喊道:“看你这情况,想是认识我罢。既然识得本小姐,还不赶紧解了我的穴!不然回头我可要告诉我爹,拿你的好看!”

莫寒只惊得说不出话来,心想这柳倾城为何要乔装成刺客,来自家书斋里头乱逛,直令人猝不及防。幸好自己半个字都没说,不然必要被她察觉。

难不成这人与京城四侠有所关联?可这个当口自己又不能审问她,还是将她交给二哥莫均,也就是七雀门。由他们去处置为好。

莫寒思索难定,只不知如何联系七雀门。这京城里又没有设立七雀门的衙邸,只有回府知会二哥了。

不妨先将这柳倾城晾在此处,可这穴道一个时辰后就会解开。不知来回够不够时候,还要同二哥解释明白,这又得费耗时间。

那柳倾城见黑衣眉头紧皱,仿若神思。

只同他低喝道:“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我让你把我放了!你知道你惹了多大麻烦了吗?你到底是谁?既然认识我,那必是这书斋内的学子了。这可真让本小姐刮目相看哪,学子之中竟还有似你这样的高手?你究竟是哪路大神,还请报上名来!”

莫寒很想回一句:“你不也是深藏不露,还好意思说我?”

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柳倾城见他欲言又止,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笑着道:“你是哑巴吗?不会说话么?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敢说话罢,我看你定是这书斋里的人儿。而且我肯定认识你,你也肯定认识我。不然你这样畏首畏尾的,心里指定是有鬼!”

莫寒又想回一句:“这不是废话?全书斋的人谁不认识你柳倾城?”

柳倾城见他还不说话,心里有些发急,又道:“你就说罢,你到底要怎样?把我晾在这里,一句话也不说?你不该问问我到这里有何目的,为何要打扮成这等模样的么?”

莫寒心知她是故意这样说,是要套出自己的声音,也好听声辨人。进而抓住自己的把柄,以便谋取脱身之道。

暗知不可耽搁,便走近柳倾城。

柳倾城害怕极了,又不敢大吼,只因自己也是偷偷出来,不想被别人知道。不过这人既然识得自己,又这样犹豫了许久。

虽不知他接下来要干嘛,但总不会冒犯自己,毕竟有失学子之态。不过这世上各类人物不胜枚举,谁知这人会不会是那没羞没臊的登徒子。这时候见到自己倾城佳貌,生了狼子贼心也未可知。

总之自己不能容忍,口中便要喊出。却见那人并指一点,又点了自己的穴道,还是原处,却是加重了力道。这却是何意,难不成.......

果不其然,那黑衣点完穴道,扭头就走。柳倾城慌了神儿,低喝着道:“喂!你不能就这样走了,要是我被人发现了该怎么办?”

莫寒忽地止步,心想这倒也是一个问题。此处虽说无人,可空旷之地难以确实,不如将她藏在一处,待二哥过来再说。

便复走回去,到了柳倾城身边,瞥了她一眼。不由得看得痴了,只见:“夜风吹拂玉面女,发丝飘飘若柳絮;双颧羞羞生别味,只却一卷画中人。”

刘倾城见这黑衣双眼不离自己一寸,更为发慌,低头向他吼道:“你看什么. ...你快放开我!”

莫寒亦觉自己失了态,又想着自己要将她整个扛起,藏在隐秘之地。可男女之间本就授受不亲,如何能下得手来。真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愣在原地,实实没,没有。反而,因为他们争相降价,百姓购买石炭木炭,相比以往要便宜了不少。”

“既然对百姓无损,那就当他们是在慷慨解囊济民吧,退朝!”老朱拍板,便起身离开。

百官顿时齐齐拜下,“恭送皇上。”

朱标站在原地,想了一下,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转到后面,追着父皇而去。

老朱见太子跟上来,便停下等他。等太子到了面前,便吩咐道:“去告诉韩度,让他尽快把事情解决。若是出了差池,引起了物议汹汹,咱为他试问。”

“儿臣遵旨。”

......

韩度接到朱标派人来的人传话,自然是不敢怠慢。其他人的话,韩度或许会不信,也或许会不听。但是韩度心里十分明白,对于老朱的话,他必须要仔细听、用心听。

于是第二天,韩度一早就来到铺子里,卢公公热情的把韩度迎进去。

门口的伙计仍然是把长案排出来,热火朝天的奋力叫卖,但是效果明显不佳。这几天百姓明显适应了两边的各种吸引目光的作秀,从一开始的好奇心泛滥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导致现在无论伙计再如何卖力的吆喝,结果连一两个看热闹的人都没有,就更别说是有进店的人了。

倒是对面的富齐商行的铺子里面,正好和韩度这边相反。原本和韩度这边唱对台戏的叫卖伙计,已经一个个偃旗息鼓了。一言不发的搭耸着脑袋,在街对面朝韩度这边冷眼相看。

而富齐商行的木炭铺子也是和韩度这边,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客人里里外外络绎不绝。

毕竟面对同样价格的木炭和石炭,百姓几乎都会选择木炭。

石炭和木炭比起来,缺点很是明显,那就是不易引燃,使用起来没有木炭那么方便。

木炭的生意很好,再加上卖石炭的那边一个客人都没有,富齐的伙计自然没有费力吆喝的必要。而且他们东家现在没卖出一笔木炭,都是在疯狂的亏欠。因此,只要场面上将石炭铺子给压下去,他们也就没有吆喝的必要。

韩度这边,应和着卢公公的示意坐下。两人喝了些茶,闲聊了几句,卢公公才把话头说到正事上来:“韩大人今天来,是可以收网了么?”

韩度自从将作坊买下,就一直都在让作坊不停的做蜂窝煤和煤炉子。到了后来甚至是直接把本该运送到铺子里的石炭,都直接调拨过去。而作坊生产出来的蜂窝煤和煤炉子,也在暗地里源源不断的运到铺子里。

到目前为止,铺子里已经储备了大量的蜂窝煤和煤炉子。

这件事,卢公公是知道的,而且韩度也和他解释过蜂窝煤和煤炉子的作用,因此他才有这么一问。

韩度笑着喝了一口茶,才在卢公公焦急的眼神中点头。

卢公公见了顿时大喜,似不敢相信的问道:“真的?原来不是准备......”

原来韩度是准备再等等,等富齐商行再往这个巨坑里面砸下银子,然后好给它致命一击的。但是现在既然是老朱发话了,韩度也只好照办。而且这样一来,也算是给了朱标一个交代。

“算啦。”韩度放下茶杯,摇摇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经过这一次,富齐商行不死也要元气大伤,咱们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韩度倒是没有这份仁心,他一向信奉的就是,‘对待朋友要如同春风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如寒冬般残酷。’

主要是朱标一开始就不同意把对方逼到死地。

卢公公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亲近之意,毕竟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很容易获得别人的好感。因为无论是谁,都希望自己交到的人,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而不是那种阴险狡诈、卑鄙无耻之徒。

“那,咱家这就下去安排了?”

韩度点头,随意说道:“卢公公,请便。”毕竟这铺子还是卢公公在主事,也只有他才能够随意指挥下面的伙计。

卢公公出去,在卖力吆喝的伙计耳边附耳几句。

其中吆喝的最卖力的那个伙计听了,眼睛顿时一亮。好似刚才吆喝了那么久,也没有半点疲惫一般,飞快的跑进铺子里面,把蜂窝煤和煤炉子给搬了出来。

嘭嘭嘭!

把案桌拍的震天响,哪怕是手都被拍红了,也丝毫不觉。

“各位看官看过来啊,咱们铺子里新出的东西。看一看,瞧一瞧啊......”

百姓没有见过蜂窝煤和煤炉子,被伙计这么一吆喝,顿时便围了上来。

“小二啊,你这黑不溜秋的到底是个啥玩意儿啊?”百姓没见过蜂窝煤,指着它好奇的问道。说完,有看向煤炉子继续问:“还有你这东西,怪模怪样的有什么用?”

”黑衣人道:“好,你看着吧。,随着笑道6想不到你也喜欢喝陆小凤没有闪避,她也没有打着,在下却也要先喝下去才舒服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夜空白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凡尘仙墟

无双冬影

凡尘仙墟

慕枫

凡尘仙墟

金陵1号

凡尘仙墟

二将

凡尘仙墟

天一草莓

凡尘仙墟

易水黎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