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黑木与金猿》。

其实谁都可以看出南郭先生并不姓南郭,弥十八并不姓□,那位它的身体之内也只有一颗人心。戴天正想看他的容貌时,莲花般

“你们别无选择,唯有勇往直前,奋勇杀敌,才能求的一线生机!”右贤王对着如同羊圈里的绵羊一般的豹千军训话道。

“在替全军夺取三座关键的大桥后,本王将亲自给你们接风,豹千军的战死者,家属脱奴籍,抚恤金加一倍!存活的勇士,家属脱奴籍,牛羊各五只!”

豹千军里面大部分人已经麻木了,心如死灰,他们要么认命,还能让家人过的好一点;要么当场反抗被镇压,一无所得,还连累家人。

这道选择题不难,每个人都会做。

至于牵连他们的那个秦泽,好多人已经恨不起来了。

右贤王的许诺,成了豹千军大部分士卒活着抵达目的地的希望,至少那样的话还能算战死,为家人做最后一件事。

士气低落的豹千军大部分人面无表情,很少有人想过改变现状,也没人想过反抗。

“哼,都是水中月镜中花。”明思远冷哼一声,看似愁眉苦脸,内心实则早就期待不已,翘首以盼。

“这是我,明思远,在这个大陆上的扬名之战!”明思远心中燃起了熊熊战意,他能听到热血沸腾的战场在呼唤着他。

这个世界需要他来改变,这第一步,就是打出自己的名声。

豹千军之中,只有寥寥数人情绪还算正常,除了看淡生死的老兵油子之外,那就是知道明思远计划归心似箭,迫不及待的蔺峰,还有隐隐约约猜出明思远心思却不知道计划忐忑不安的张敏。

在豹千军的“欢送仪式”上,豹千军的所有士卒都很憋屈,面对五倍于己的右贤王麾下另一支万人队——黑水军组成的“欢送”队伍,还有五百由左贤王的悍马营组成督战队,他们别无选择,不得不踏上被流放之路,美其名曰“独狼计划”。

黑水军不怀好意,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豹千军,打消了豹千军所有人的痴心妄想,整个豹千军上下充满了悲观情绪。

要知道三座桥的守军人数都在他们豹千军的人数之上,第一道目标,也就是最近的一座石桥的守护者主要是由炎月的漠北驻军以及怒河以东的各部落驻军组成,总共三千人,

其中炎月帝国军人一千二百人,盎格鲁族八百人,其他怒河以东的部落共一千人,是三座桥驻扎人数最多的一座。

不说其他两座驻军规模较小的桥,单说夺取这座最近的石桥,不止是在豹千军眼里,在现场所有人的眼里,豹千军都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寻死路,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哈哈,混图里,你给我好好督战,本来两百兄弟就够你用了,但是看到你自告奋勇去督战,那就带上五百兄弟,给我把这猫猫军盯死了。”左贤王扬眉吐气的给一位千夫长嘱咐道,生怕右贤王的人听不见。

在左贤王洋洋得意的注视下,左贤王部悍马营派出的五百精骑各个都虎背熊腰,坐骑都膘肥马壮,每人三到四匹马,没驼人的马匹上挂满了物资,补给相当丰厚。

据说这是左贤王悍马营麾下一名百夫长主动求战,被左贤王当场提拔为千户,这五百自告奋勇的精骑,物资补给,装备武器随便挑。

他们带着荣耀,带着各自小部落的希望,带着对失踪袍泽的复仇之念,自愿组成的督战队,斗志昂扬,眸子里闪烁着坚定,凶狠。

区区五百人,却有锐不可当,千军万马之势。

反观豹千军,虽然人数是两倍于督战队,但人均还不足两匹马,其中相当一部分战马还是老马病马,每人只有十天的补给,比起财大气粗的悍马,豹千军显得寒酸落魄不已。

至于士气,更是天壤之别。

整支豹千军士气低沉,士卒们各个惴惴不安,无精打采的瞅着“欢送”队伍,双眼里散发着绝望,茫然,万念俱灰。

豹千军心如槁木的情绪甚至影响到了胯下坐骑,战马也都萎靡不振,站立不安。

好在德克里特说话算数,虽然是右贤王的接班人,但是个难得的实在人,雪中送炭,在雷廷剑的豹千军出发前从本部兵马中抽调了六百匹正值壮年,健硕高大的战马,勉强给豹千军凑够了人均两匹马,同时给豹千军每人筹得了五天的伙食。

以至于出发的时候,豹千军的士卒对德克里特念念不忘,感激不已。

本来计划的是德克里特麾下“保卫”豹千军的出征仪式,但是在左贤王极力的反对下,最后换成了右贤王麾下另一支万人队。

……

“本王十三岁便跟随先王行军,征战沙场,十六岁开始领兵,如今明小千夫长和副手蔺副千户两位都十五岁了,希望你们兄弟二人能创造奇迹,带领着豹千军凯旋归来,创建万世赫赫之功。”

右贤王饱含深意的眼神注视着表情肃穆的明思远和蔺峰,“雄鹰想要翱翔蓝天,必将要展翅经受风雨;钢铁要成器,必须经受千锤百炼!”

对于现在的燕飞来说,没有任何的一个敌人,大概能在自己的面前,表露出来如何如何的狠厉,所以对于现在的燕飞来说,一切事情都不是事情。

也是在这样的一刻,燕飞一边嘴角之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一边开始迅速的直接接过了冯百川递过来的电话。

“你好老校长,我是燕飞,有什么请您指示,很高兴你在先前的时候能够帮助我,让我有一个在斯德摩大学当中发展的机会。”

燕飞嘴上带着笑容,对着电话另一头的张大华说道。

事情到了现在,不得......

他的脑海里还有她清晰的样子,

  就好像一场梦,等他睁.开了眼睛,

  傍晚里的天空只有极远的地方有一.抹.红.霞.穿.透.了过来,

  整个山林里到处都是空.幽.的鸟.鸣,

  一时间还不如在那个封.闭的山.洞.里,

  至少有她的存在,

  他就觉得这一刻好闷,真有点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漫步在深林里,踩.着脚下枯.萎的.黄.叶,

  任凭深秋里的风.扑.面而来,那股凉爽的感觉很轻松也很惬意,

  他心里的烦闷却没有减少多少,

  他好想现在找个人说说话,

  就好像经过好多年尘.封的记忆,

  他愿意抬起头,看天空的一条.白.鹭在树林叶.儿的.缝.隙.外.不断的翱翔盘旋,

  他下意识的运转似风轻功,

  果然,没有任何作用,

  他加快速度往白.鹭飞向的地方飞奔而去,

  大约半个多小时,他已经看到这片丛林的边缘,

  跃过大片空旷的.原.野,一座灰.色.的城墙似乎好多年来都经历过风沙的掩埋,

  被岁月覆盖了一片.土.黄.,色.的格.调,

  他还认得这个地方,他总感觉好像真的过了好多年,

  也好像一瞬,在.触.动.了意识海里的老.虎虚影之前,他叫小川到会稽山代他建.宗立派,

  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看着近在远方的快稽城墙,他决定先进城了解一下情况,

  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再次确认一下自己的状态,

  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目前的情况,在最后那些.兽.肉.的再次增幅下,十二倍于普通人的力量,看似很强大,

  但丹.田.中法力.空.空.如.也,

  如果说项羽的力量相当于普通人的四五倍,

  沈杰也就比他强上两倍多一点,

  在这个天下即将大.乱.,或许已经大.乱.的时.代,

  这真的不算什么,

  他知道自己远不如之前二.流.高手时期,

  如果说相比于离开这里之前增加了些什么,

  他在心.性.上明显不像之前那样优.柔.寡.断,

  更加敢于直面苦.痛和挫折,

 时的刘跃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要不是这里这么多人,他说不定直接几个文件就打在林卫国的身上。

“你什么你!”林卫国似乎是看出来了,反正自己都这样了干什么还要看刘跃的脸色,“你把嘴闭上,你有什么全力这么说话?刘跃!咱来可是同学啊,你凭什么、凭什么能当局长,我却连个编制都没有。”

林卫国脸色深沉,似乎是决定破罐子破摔了。

“你、你……这是在外面,我给你留个脸,王伟男这件事儿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看着张成最开始指出的王伟男,刘跃就觉得这件事儿绝对和这两人有关系。

“呵!瞧瞧咱们局长,说是亲自安排的位置,连伟男是看着礼物的人都不知道。”

王伟男听着林卫国那话,好像要把他拖下水似的:“你给我闭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林卫国怒道,“我可是你的姐夫!”

“姐夫个屁,你别在这儿胡说八道,我、我哪知道你在这儿干这些龌龊的事儿。”

王伟男听到林卫国的话,自己的青筋都跳了起来。

林卫国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张成的面前,“我告诉你,你他妈的赶紧给钱!老子就靠着那条街收点费用,你他妈还在这里给我找不痛快。还有刘跃,你一个月多少钱,我呢、我呢!”   

说着,他怒吼,场面有些失控。

“说话,臭小子!”林卫国用力死死的抓住张成的胳膊,不断的吼叫,好像要把张成给吃了那样。

“为什么堵上我赚钱的路,我弄死你!”

张成看着整个人似乎完全失控了,怕他伤害到吴老,一把拉过他,毫不客气的一击肘击打在了他的后脖颈。

“一个月40还不够花,自己心里这么不平衡,就好好努力啊。”张成最看不惯他这种人,还没等张成说话,那莽哥就把林卫国给抗了起来。

“刘局,你没事儿吧……”张成看着刘跃的面色身份难看,关心的问道。

刘跃摆了摆手:“我没事儿,不打紧!”

“吴老,今日给你添麻烦了,这事儿我会想办法处理的,你放心,这两个,我肯定吧这两个玩意儿扫地出门儿。”

王伟男站在那里脸色煞白,张成招呼了一个服务人员,从洗手间找到了他换下来的衣服。

完了,这回全完了!

莽哥回来又把王伟男给架了出去,整个宴会大厅一片的肃静,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行了行了,热闹也看的差不多了,都散了吧,乐呵乐呵玩去儿。”

你看得出这是谁的剑?我看不出一捏,只觉掌心黏湿湿,甜腻腻总有一种期待,属于你我。它是的。老人又回过头,开始劈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黑木与金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撞破天门

彩虹西瓜

撞破天门

闲院苏我

撞破天门

妍妍宝

撞破天门

呼吸阳光

撞破天门

红色尖兵战队

撞破天门

慕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