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山涧奇遇》。

楚留香道:她嫁到李家去,绝不扭曲,人已向西门吹雪倒了过去

随着心法的运转,以及周天巡回,那如淘气孩子般的灵气也渐渐安静下来,不作挣扎,渐渐信任了这位像父亲一般温顺之人,并和他建立起休戚相关的联系。

甚至它游走在青年自身各处血脉经络,关节穴窍,四肢百骸之时,挣扎哭闹得也没有开始之初那般凶猛,开始尝试接受这个青年体内的各种环境,这让沈问丘的痛苦增加也相对减缓了几分。

只是这日积月累的,痛苦也只会只增不减,所以,沈问丘依旧疼痛难忍,“还有半个周天,就要成功了,坚持住……”

青年低喝一声,告诫自己沉住气,忍住痛……

“唰……”

顿时,淘气孩子般的灵气宛如化作惊天游龙发出一丝低鸣,潜入青年的丹田气府之内,欢快游畅,而青年原本高度紧绷着的神经,这一刹那,也突然松弛下来,浑身酸疼无力瘫倒在地,因为他已经成功将灵气纳入体内,所以,他也无需像先前那般紧张,但他自己到底是不是成功的成为了修士,这一点,他还不清……

“嗯?”

突然,原本潜入青年体内丹田气府的游龙气息在一瞬之间占据他的丹田气府,随后在他的丹田气府游走,接着便又游离出丹田之外,在他的血脉经络处游走……

感到这一丝异样,青年皱了皱眉,发出一声疑惑之声,此刻,他再度闭目冥想,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游龙般的气息,尤其是,气息进入他的体内丹田之后,他的感受更加清晰,此时,那气息宛若游龙,先是将自己的丹田气府占据,接着又跑出自己的丹田。

这一刻,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未知状况,沈问丘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生怕出现一丝的差错,让自己刚刚所承受的痛苦,最后变成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此时,他的心神紧紧盯着那道游龙气息,盯着它在自己体内的血脉经络,四肢百骸,穴位关节之间游走。

甚至,他还试图运转心法去牵引灵气运转,可是那股化作游龙气息的灵气却没有按照心法指引,而是自行的在他的体内游走一个大周天两个小周天,最后回到他的丹田气府之内。

期间,沈问丘并没有产生一丝的不适,反而觉得刚开始引导灵气入体造成的痛苦渐渐消失,生出一股神清气爽之感。

“难道,这就是……纳灵境?”

沈问丘对于纳灵境只有一个简单的概念,并没有什么亲切的体验过,就算是他被打之时,也只是对方的普通力道,并未用上灵气,所以他也不清楚自己这样算不算是纳灵境。

因为丹田之内气息游走过后青年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比之以前更将强韧了一点,他起身试图运转心法,果然,他手中出现了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和之前他见到的内门弟子一样。

“砰!”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和感知,青年朝着石室墙壁打了一拳,石室发出碰的一声,但青年的手也是一吃痛,可他却发现了确实自己的力量比以前强大,而根据心法记载,他觉得自己现在这应该算是纳灵境一重修为的修士。

“轰隆!”

就在这时,沈问丘刚证实自己的猜想,石室的大门就被打开了。

石室大门打开,同时,也就意味着一个月的时间到了,这些在外门弟子手册之上也有记载,沈问丘是知道的。

青年先前觉得自己在这里就像是过了好几年一般漫长,度日如年,生活乏味,但是后面他发现卷轴之上的字之时,修炼起来却发觉时间过得如此之快,真是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呀!

沈问丘拿上黑色卷轴,踏出石室。

随意往四周扫了一眼,此时各个石室之中都有一位少年或少女跨过青石板大门走了出来,都是和他一起来的那批少年少女们,此时,他们,有人满脸笑容,春风得意,有人垂头丧气,无精打采。

沈问丘知道那些春风得意之人肯定是和自己一样成功成为了一位纳灵境修士的,而无精打采之人就是没有成功成为修士之人,这些,非刻意散发出来的表情是不会骗人的。

人群中,沈问丘也看到了那个平日里苦兮兮,凶巴巴的少年脸上也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他便也就放心了,对于这位特殊的救命恩人,沈问丘还是很感激的,同时也会稍微关心一下。

他沈问丘便是如此,向来不喜欢欠人恩情,可一但欠下了,那便是涌泉,涌江,涌海都要相报,哪怕是滴水之恩,依旧如此。

他转身再看,就发现这条廊道的尽头,那位姓李的长老早就等在了那里,而少年少女无论是高兴的,还是不高兴的,都走向老者,很明显他们手中这道卷轴是转交还给这位长

辖底有意将可汗牙帐说成是皇帝牙帐,意在提醒夷离堇们,现任皇帝的任期届满,该恢复可汗称号了。

辖底乘机添油加醋,爆料了好多牙帐里的事情,诸如整天听歌观舞、饮酒行乐之类。

最后,辖底总要面带惋惜地说:“最让人难堪的是,阿保机竟然将几个汉人凌驾于契丹人之上,这些汉人整天在牙帐指手画脚,不可一世。”

辖底看到夷离堇们除了发牢骚,并没有要改变现状之意,试探着问道:“大选期很快就要到了,你们这些夷离堇将如何行事?”

夷离堇们笑而不答,辖底没能探到任何口实。

辖底想,这一趟,怕是白跑了。

而儿子迭里特则对给人瞧病达到了着迷的程度,每到一地,必要给人医病,令辖底既生气又无可奈何。

在突举部夷离堇虎古那里,辖底终于探得了一条意想不到的消息。

突举部是战争开始以来,受害最重的部落。

战争还没有开始,突举部的大部分牲畜,便被毗邻的乌古国掠走了。

痕德堇可汗血洗乌古以后,将在乌古得到的牲畜,作为战利品,分给了参战有功的兵士。

突举部的兵士虽然获得了不少战利品,可数量远不及被乌古掠走的多。

后来,乌古多次作乱,首受其害的,当然又是突举部。

契丹大军平叛,要由突举部经过,单大军打草谷一项,就使好多牧民倾家荡产。

突举人苦不堪言,却没有得到过可汗的任何补贴。

虎古对辖底大发牢骚。

突举部的情况,辖底自然知晓,但他身为于越,手中却没有丝毫可以调动契丹物资的权力。

辖底故意做出同情的样子,叹息道:“突举部确实可怜,可惜我手中无实权,不能帮你们摆脱困境呀。好在冬季就要举行可汗大选啦。”

辖底显然是在暗示,只要他能当选可汗,就能帮助突举部解决危机。

而虎古却并没有听出辖底的言外之意,压低了声音,神秘地说:“前两天,有一位乙室部的长者来找我,让我在可汗选举的时候,投乙室部的于骨里一票。”

辖底这一惊非同小可。

辖底本想探问,夷离堇们有没有将自己列为可汗候选人的打算。

因为,论资格,他首屈一指,不但在耶律氏家族里是首屈一指的人物,整个契丹国,也没有人敢站出来与他比资格。

当年,痕德堇可汗带军出征,他可是主持国政的呀。

没曾想,突然冒出个于骨里。

于骨里过去曾经与阿保机形影不离,后来回到了乙室部,他的父亲虽然是夷离堇,可部落里的大事小事,却全由于骨里做主,乙室部的兵丁,更是被于骨里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原来,这于骨里是暗藏心机,要取代阿保机作契丹的可汗呀。

好大的野心。

可也不能小瞧于骨里,他可是与阿保机、曷鲁、敌鲁、阿古只齐名的人物呀。

辖底急忙追问:“那位长者是不是也游说了其他部落?”

虎古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据那位长者说,凡他到过的部落,夷离堇们都对阿保机有意见,答应在选举时,将于骨里选为契丹可汗。”

辖底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他这些时日就在各部夷离堇之间晃荡,那些夷离堇竟然没给他透漏半点口风。

显然,这些夷离堇将他看做是阿保机的人,防着他呢。

辖底急了,道:“那怎么能行?现在的可汗位已经转移到我们耶律氏家族,可汗只能在我们耶律氏家族内部产生,他于骨里可不是我们耶律氏家族成员呀。”

虎古不屑地摇着头,说:“阿保机不是发出过号令嘛,让述律氏家族外,所有契丹人全姓耶律嘛。既然姓耶律,当然就有参选资格。”

虎古停了停,又呵呵笑着补充道:“再说了,转移到你们耶律氏家族的是皇帝,我们要恢复契丹传统的可汗制,当然与你们耶律氏无关了。”

辖底顿时感到喉咙里噎了一团东西,既吞不下又吐不出。

辖底回到牙帐,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如果阿保机能够连任,自己空有虚名也好,被边缘化也罢,总还是能够保住于越的名分。

如果阿保机被于骨里取代,自己与于骨里素无交情,于骨里不可能无端让自己占据于越之位,到那时,自己可真正是无用的老头子了。

辖底不想善罢甘休,可又无可奈何。

看来,还得利用阿保机的势力,给那些夷离堇们施压,才能保住可汗大位留在耶律氏家族呀。

阿保机率军出征,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急的辖底如同草原上被狼群围困的野牛,既不甘心失败,又无力冲出重围。

辖底整日在牙帐里转圈,心急火燎地等待阿保机回来。

”沈三娘道:“但这一次我却不白也醒了,他身体一弓,刚想坐

陈飞他们拼了命的奔跑着,而身后达贡带领的深潜者们还是一如既往的跟着他们。并且因为体型巨大的缘故,速度也要比一般深潜者快上一些。看着自己身边的伙伴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曹轩眼睛里泛出了泪花,虽然平日里的训练都是告诉他,像他这样的骑士对于身边伙伴的离开应该在随时随地都做好准备,但这件事情突然发生的时候不论是谁心里都会受到巨大的打击,这是相当不好受的。

“稍微快一点,我们躲到那座小山庄里看看能否躲开,现在唯一的目标只有那里了,那里是我们唯一能够存活下来的希望了。”陈飞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洋楼,本来的目的地就是它可没想到,因为达贡的出现几个人慌乱的奔跑中竟然阴差阳错的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

逃跑的时候最害怕的是跟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没有一个真正的目的地。这样不仅白白的消耗体力并且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跑到哪里跑到什么时候是个头,这样对于心理的伤害很大,而在心理伤害巨大的时候,心理伤害又会反过来反映到身体上,这也会导致速度越来越慢。

而现在所有人都有了目标,脚下面好像也重新焕发起了青春活力一般充满了力气,虽然还是在不间断的减员,但是曹轩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加快脚步朝着那座洋房跑去,他希望那座洋房能成为避难所,而最重要的只能在那里找到消灭这群怪物的方法。

“骑士团的其他人没跟你们在一起吗?这种行动按理说应该是大规模的行动,怎么我看只有你们一个先遣小队,其他人在哪里?”马尔斯马上就发现了这里面的不对头,他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头像,感觉自己必须把这些问题问出来,否则的话实在难以让他心里接受。

“我们确确实实是一起来的,但是来到这里之后团长说让我们先进行探索,他带领大部队进行善后工作,我当时想着也没有什么,这不过就是一群怪物而已,可没想到这群怪物竟然这么强大,而他们背后还有着这样庞大的古神。”曹轩一边跑一边说着,他其实内心当中也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别人,但是举目四顾唯一这里能解答问题的好像也就只有自己了。

终于几个人一股脑的钻进了大门里,虽然整个洋房呈现出一种恐怖的感觉,这很让大家心有余悸,可现在不得不进去了,哪怕这座洋房到处都很斑驳像是掉了漆一样,并且楼外面还爬满了爬山虎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安全的地方,可相比于外面的父神达贡和深潜者们的追击,这里是最最安全的地方。

刚一进去里面的灯一瞬间就亮开了,这让大家吓了一跳,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但是陈飞马上就冷静下来,这到底是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不论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都是很正常的。他吩咐着让大家在屋子里看一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什么关键的东西,可很快马尔斯就跑了回来,他拿着一本厚重的古书念道。

白俊可能潜逃至第二学宫了,那第二学宫的女学员们岂不是很危险?

吴笑天觉得自己有必要立即调宿舍了,去女学员宿舍附近的男学员宿舍住下,以便更好的保护女学员。

午休一过,趁着上课前,吴笑天即去教务处,找到何主任:“何主任,根据我们幸福门调查,白俊可能已潜入第二学宫,我想向你申请去女学员宿舍附近的男学员宿舍住下,以便更好调查性侵案件,保护女学员,请何主任批准。”

吴笑天没有说是自己江湖扑街群东方玄孙他们查到的消......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山涧奇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惊天之笔

阎罗门主

惊天之笔

徒有羡渔情

惊天之笔

唧唧歪歪的小肥羊

惊天之笔

梅小非

惊天之笔

叁言良语

惊天之笔

虫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