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以寡敌众》。

红衣女子跪在一旁,双眸盯着梓阳俊美的脸庞,两手不知不觉地伸入草丛中,紧紧将一簇杂草攥住,弄得满手都是水。

突然,她双手摁住梓阳的双臂,使他动弹不得,她缓缓闭上美眸,隔着面纱吻在梓阳的嘴巴上。

茉莉花香扑鼻,梓阳猛地睁开双目,手臂旋即开始挣扎,却怎么都用不上力,只能任由她胡来,自己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良久后,红衣女子睁开眼眸,双手随之放开,嘴角的面纱微微一动,很是自然地站起身。

梓阳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红衣女子不知要死多少回。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强吻,并且还夺走了他的初吻,虽然是隔着面纱,但他终归是被人给欺负了。

这种欺负不是皮肉之苦那么简单,伤好之后就没事了,红衣女子赐给他的是心灵上的创伤,是一辈子难以忘却的屈辱。

感受到梓阳那充满怨恨的目光后,红衣女子轻声挑衅道:“这么看着我干嘛?”

“不要脸!”梓阳脸色阴沉咬牙说完,就脱下衣服,将衣服里面的水拧干。

“我不要脸?”红衣女子轻笑一声,道:“你躲在这里偷看我洗澡,你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

梓阳背对着她,厉声道:“我是来这里取水的!根本不知道你在这里,要不然,打死我也不会来这里取水。”

“取水?取水需要多久?你在水潭岸边待了这么久。”红衣女子靠近他后背,在他耳边柔声道:“你都看到了些什么?好看吗?”

梓阳拿着衣服走到一边,死不认账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好,那我就让你明白明白。”红衣女子伸出双臂,从背后将他抱住,下巴靠在他肩膀上,显得十分亲昵。

梓阳没有反抗,也不讲话,他只站在原地,任由她抱着。

其实,早在红衣女子抓住他双臂的时候,他就试过用流力抵抗,然而,他却没能撼动红衣女子,不然也不会被她强吻。

二人相差七个境界,他在红衣女子面前,就如同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孩子,不管他如何反抗,始终都是徒劳。

“这荒郊野地的一个人都没有,你最好乖乖的,否则,可别怪我对你做些什么。”红衣女子的手掌从他的腹部缓缓向上,一直到他的胸部,她娇呼一声,挑逗道:“你心脏跳得好快,是不是也很期待呢?”

“要怎样你才肯放了我?”梓阳面冒冷汗,身体轻微哆嗦起来。

“很简单,你陪我一夜,我就放了你。”红衣女子双臂一用力,梓阳向后退了两步,后背紧紧跟她柔软的双峰贴在一起。

梓阳体内气血高涨,对他一个不懂男女之事的少年而言,红衣女子口中的每一个字都跟充满魔力似的,使他有些心猿意马,难以抵挡她的诱惑。

梓阳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保持清醒,道:“我不喜欢你。。。。。。”

不等他把话说完,红衣女子情绪激动,极为不悦道:“什么?!你说什么?”

梓阳赶紧补充道:“不过,我愿意和你成为朋友。”

“朋友?我不稀罕!你既然不喜欢我,那我也不用再跟你客气了。”红衣女子手掌摸向他的腰带。

梓阳急忙喊道:“等等等等!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我现在不喜欢你,不代表我以后也不喜欢你呀,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你看怎么样?”

为了稳住红衣女子,他也是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来跟她商量,让她看到希望,或许能全身而退。

红衣女子十分强硬道:“你人是我的,心也逃不掉。”

梓阳无奈点头,故作关心道:“站了这么久,你应该也累了吧,不如我们去那边歇一歇?”

“不累,我想一辈子都这样抱着你。”红衣女子俏脸微红,双手抱得更紧了,生怕梓阳会逃掉一样。

梓阳另起话题道:“我们脚下的水太冷,长期浸泡对身体不好,尤其是女孩子,你可不要着凉了。”

红衣女子微微侧目,盯着他的脸,问道:“你这是关心我?还是为了脱身,故意说这些话来讨好我?”

梓阳尴尬一笑,随后说道:“我们是朋友嘛,互相关心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红衣女子收回手臂,冷声威胁道:“你别跟我耍什么小心思,惹恼了我,你应该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下场。”

梓阳点头,他抬脚向前走

看着自己被越压越低的手臂,天陨金仙瞬间感觉到了一点不一样。

  “快动手!”

  他惊吼出声,旁边的那些士兵毫不犹豫的将手里面的法宝长枪往前一刺。

  谁知道枪头在狠狠的撞在七六八一身体上的时候,竟然根根折断,而他身上连一点印子都没有出现。

  士兵们看着手里面失去了枪头的长枪,眼睛瞪大到了极限,说话的时候差一点把自己当舌头给咬了。

  “这可是中级神兵——铁骨龙枪啊!”

  有人嘶嘶的吸着了冷气说道......

是正义的种子。他知道这些说:“年轻人,其实不管在

李伯温,李守贤之从兄也。长兄惟则,怀远大将军、平阳征行万户;次伯通。岁甲戌,锦州张致叛,国王木华黎命击之,大战城北,伯通死焉。伯温行平阳元帅府事,镇青龙堡,专任东征。知平阳已陷,弟守忠被执,选骁勇拒守,久之,金人尽锐来攻,守卒夜多遁去,李成开水门导敌入,伯温登堞楼,谓左右曰:“吾兄弟仗节拥麾,受方面之寄,当以死报国。吾弟已被执,我不可再辱,汝等宜自逃生。”士卒皆犹豫不忍去,伯温即拔剑杀家属,投井中,以刃植柱,刺心而死。金人登楼,见伯温抱柱如生,无不嗟叹。弟守正,自幼时尝质于木华黎,后为平阳守,活俘虏甚众,以功授银青荣禄大夫、河东南路兵马都元帅。岁庚寅,上党、晋阳合兵攻汾州,将陷,守正以义赴援,众寡不敌。别遣老弱百人,曳谦回头把桌上的报告拿给任雯,“我正好写到这。”

“伤口是一个从上往下的方向,如果不是凶手垫脚的话,那么身高应该超过了死者。另外根据伤口的深度,我对比了你给的那个水果刀的产品图,推测出凶手的身高应该在185-190之间。”

吴敏谦给出的数据跟刚刚陈铭康推测出来的一样,这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现在只有去证实另一个情况了。

“老吴,辛苦你了,报告做好以后我来拿——”随后任雯便消失在了门口。

【一号审讯室】

任雯用力的将门推开,双手拍在桌上,眼神直直的射向白若宏。

“说吧,为什么在你离开了刘磊的住所后,又回去了一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以寡敌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辰策

廿乱

星辰策

风流小瓶子

星辰策

墨染白

星辰策

浴火重生

星辰策

神秘男人

星辰策

莫道蒸香